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玄幻仙侠  »  宿醉后的高潮
宿醉后的高潮
起床了老公,马上中午了。这已经是陈娜第三次叫我起床了
由于昨天应酬喝了太多酒,头太晕不想动。突然感觉我的阳具被温暖的口腔包围住了,陈娜的小舌头还在我的马眼处不停的挑着,这么销魂的叫床方式当然不能轻易起来了。这时陈娜吐出我的阳具,缓慢的向下舔动着,然后把我的蛋蛋含进嘴里,纤细柔软的手还在撸动着阳具,两个蛋蛋含了一会又把我的阳具吞了进去,这次嘴里的吸力变大,并且头疯狂的上下摆动,太酸爽了,忍不啊的了一声。 听到我的叫声陈娜马上停了下来,拍了下我的阳具说:坏蛋,明明醒了还装睡。我把她的头在此按向我的阳具说到:老婆第一次这么叫我起床还不让我多享受一会。别停,舔的我好舒服,以后天天这么叫我起床好不好? 陈娜边舔边说:想的美!我是看你应酬犒劳一下你,马上中午了,吃完饭你不是要陪我去店里吗? 晕晕的脑袋突然想起,因为我俩刚 结婚,为了照顾她去店里方便我在她家住。(悲哀的是她堂姐陈钰也在)今天她带我去她的美容院参观下。我说道:你不是为了犒劳我吧,是不是昨天晚上没喂你现在想了?正好你姐也不在家你就开始放浪起来了!她正在用嘴努力的为我服务,没有回答,但是我发现我问完后她就开始扭起屁股了。
我把手伸进她宽松的睡袍里,抓住已经硬起的葡萄用手轻轻的捻着。我把手抽出对她说:“把屁股调过来!昨天没喂你,今天我让你下不来床” 因为昨天喝多了没有和陈娜做,她现在想的乳头都硬了。我就把她屁股搬了过来。陈娜因为长期做瑜伽,屁股大,紧实又有弹性,我最喜欢让她像狗一样趴着从后面干她了。 把她的睡裙撩起来,用力的拍了一下她丰满的屁。这时她嘴含的更用力了。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隔着内裤的阴户,亲吻她的屁股。抚摸了一会,明显感觉淫水已经透过内裤印出来了。
这时我脑袋里想着,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69式。当你的阳具被温润的小嘴不停套弄的时候,你通过手和嘴刺激女性,当她动情的时候,你的阳具会被嘴用力的挤压,加上灵活的舌头不停的挑逗,那种感觉和单纯的口交完全不同。 我刚要把陈娜湿透的内裤拉下来的时候,该死的微信响了。我看了一眼她的手机,显示着皇太后!我稍微停顿这一会,陈娜丰满的屁股又开始扭上了。我拍了她屁股一下,说道:小骚货,受不了了,想被肏了?回答我的是她更疯狂的套弄。此时明显感觉她含的更深了,更用力了。 我刚要继续,皇太后专属铃声响了起来。陈娜恋恋不舍的起身去接电话。妈,怎么了?我刚才在做瑜伽呢,没来得及接你电话就过来了。 被电话打断的我很不爽,我把陈娜拉过来。从后面抱着她,一手捻着葡萄,一手伸进了没来及脱下的内裤里。陈娜忙用手拉住我不让我使坏。但是她的欲望已经勾出来,拉扯的显得那么无力。
这时陈娜继续说:我和叶欢下午去店里,昨天他应酬喝多了还没起。陈娜满脸祈求的让我停手,可是我发现从接电话她的淫水留得更多了。这时电话里又传来她妈的说话声。但是我可没心情去听说什么,我现在只想印证我的观察对不对。我换了一个奶头继续揉捏,并且慢慢用力。内裤里的手摸到了她的阴蒂,我用食指慢慢的向上挑动着。这时陈娜的阴户感觉一抽一抽的抖动着,阴户留出的淫水一股一股的。这时陈娜也不和我拉扯了,她的手抓着我捏奶头的手让我用力,然后满脸淫荡的看着我。这时我脑袋里确定了我的想法。陈娜喜欢刺激。越刺激她越爽越淫荡。同时还有点受虐倾向。 既然这样我必须满足她啊,因为我有更疯狂的想法! 我把她扶起来让她撅着,她不同意。我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乳头,又狠狠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。她和她妈说话,也不敢发出其他声音。只好顺从的像小狗一样爬在了床上。这就成全了我,至于她娘俩说什么我根本不关心。 我轻轻的下了床,把她的睡裙撩起来,抚摸着她光滑的背,另一只手抓起她的乳房,慢慢的向乳头收缩,当我揪起她的乳头时候,她满面春色的回头求着我,晃这头让我停手。我本来想别玩过了,就要停手的时候,另一只手刚好摸到她的内裤,我发现她的内裤都让她的淫水给打透了,淫液缓缓的滴落在床单上。这个发现让我打消了停手的想法。我把她的蕾丝内裤拉了下来,阴户位置和水泡过了一样,我把内裤拿到她的面前,让她看淫液滴落到床单上。她现在和她妈说话语气明显喘了很多。我只停她说:在拉伸,~没事的。 这时我把手放到她的阴户上,缓慢的抚摸着,偶尔挑逗一下阴蒂,这是她喘气声明显变得严重了,就在她听她妈说话的时候,我把两根手指缓慢的伸进了她的阴道。因为全是淫水,没有收到一丝阻隔。陈娜这时终于忍不住的叫出了声。啊~~她发现叫出声,马上用手捂住了嘴。然后满脸祈求的晃着头求我停下。我停住不在扣弄。她妈妈不知道说什么了,估计是问她怎么了。就听陈娜说:拉伸过大,有点疼。这时我把满是淫液的手抽了出来,伸到她嘴边示意她舔了,她摇头不肯。
我附在她耳朵上轻轻的说:小骚货,快舔干净。没想到打电话能让你这么淫荡,这都是你自己流出来的。不舔干净我就继续扣了。 她祈求的眼神望着我。我心里想,借这个机会一定要让她听话。这样以后才有的玩,必须开发好!这时她问她妈:妈~你刚才说什么,我没听清。我看她想蒙混过关,我用力按住她的腰,然后又把手伸进了满是淫液的阴道。她又忍不住啊~的叫了出来。我这时又问她:舔不舔?不舔干净我可就加速了!
陈娜被我逼的没办法,伸出来舌头。我把手指伸进了她嘴里,她快速的舔了起来,舔干净马上和她妈说:我喝了口水!这时我趴到她耳朵上问她:小骚货,自己的淫液好吃不,下面痒不痒,要不要大鸡吧给你止痒。陈娜马上摇头不肯,但是我发现当我说到鸡巴止痒的时候她眼神马上一亮。但是毕竟在和她妈打电话,她也不敢。我轻轻的说:我就放进去不动,要不你多难受啊!她还是不肯。但是为了我以后的性福生活,我不能顺着她。我把她屁股扶正。她开始晃,我狠狠的拍了一下。她马上老实了,我把鸡巴慢慢的插进了她屄里。这时她说:没什么动静,叶欢醒了。妈,我先把东西收拾下,一会和你说。然后直接挂了电话。
啊~坏人。让我妈发现了怎么办。你插死我了。 我看电话挂了,但是我没动。我问她:小骚货,爽不爽,自己的淫液好喝不? 坏蛋,这样让我妈发现了我怎么办? 你妈不是没发现吗。再说我看你也爽坏了。接着老妈的电话让我操你爽不爽 这时陈娜也是被欲望折磨疯了。疯狂的扭动着屁股说到:爽,好爽~老公操我,使劲操我。求你了,快动,快给我。我看她是真的受不了了,但是为了长远打算我还是忍住了。继续问到:以后还这样玩好不好,你给你妈打电话,然后像母狗一样撅着让我操。让你妈听你发春,听你叫床好不好?陈娜这时反应过来了,马上要起身。但是我不能给她机会。我按住她的腰,用手拍这她的屁股。一下比一下使劲。这时明显感觉阴道里淫水更多了。看来我的猜测没错,受虐体质。这回有的玩了。同时疯狂的动了起来,没有什么技巧,每次都是用力的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,次次顶到花心。插一下,打她屁股一次。
啊~奥~老公轻点~操死我了…顶到~肚子里了~啊…肏~死我了~使劲~操死我~我要~飞了~我插了50多次感觉她要高潮了。想想也是,之前那么刺激,高潮肯定快。但是我不能让她高潮,我的目的还没达到呢。我马上停了下来。 别停啊老公,马上~马上就到了!我问陈娜:小骚货爽不爽?陈娜仰起头说到:爽…太爽了.马上就到了。老公你在操我几下,求你了。我坏笑道:以后在和你妈打电话我玩你,操你行不行?边打电话边给我舔鸡巴行不行?陈娜被我折磨疯了,大声的说道:老公肏我。让我高潮吧!你想什么时候肏我就什么时候肏我。快让我高潮吧!我感觉还不够,又继续问到:以后你和你妈打电话我操你行不行,你跟妈视频我肏你行不行,让你妈看看你多骚行不行? 陈娜疯狂的扭动屁股,边扭边说:好,老公在任何时候,任何地方都可以肏我,只要让我高潮就行,别折磨我了,快给我吧。我看差不多了,在这样下去就适得其反了,以后机会多的是,慢慢调教。想好了我就开始疯狂的挺动起来,肚子,大腿和她的肚子撞的啪啪响。 啊…太…太爽了,操死我了。使劲~老公使劲。我要到了…顶…顶到肚子里了…骚逼被你…被你肏…烂了…啊……… 在我一翻挺动下陈娜终于达到了高潮。但是我不能停,要趁热打铁,今天玩得有点疯。打一个巴掌,必须给一个甜枣!
在她高潮后,我继续运动这,次次顶到花心。次次用尽全力,这样插了五分钟左右,陈娜第二次高潮到了。 啊~好爽~我…我飞了!我抱起陈娜,让她站了起来,亲吻了一下她,对她说:去客厅,我要在客厅让你飞上天。陈娜撅着屁股,我的鸡巴还插在她的阴道里。我抓着她的长发,拍着她的屁股,走一步挺一下:驾…,骚母马,驾…快点走。我骑的你爽不爽! 陈娜因为刚高潮完,还非常敏感。走一步夹一下,走一步挺一下。走的非常慢。以前都是公主般待遇,就算做爱会有言语侮辱,但是没有这么严重,这次肉体上又受到惩罚。肏她的时候也不在像以前那样顾及她。这次把她本质的淫荡和受虐体质都发掘出来了。她自己不论身体还是心灵上都放开了。所以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。所以一路走下来,地板上都是她滴落的淫液。嘴里还淫荡的哼着:好爽,插死我了。老公…我是老公的骚母马,…天天让老公肏!
花了五六分钟终于走到了客厅。我让陈娜跪在了沙发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。我拍着她丰满的屁股说:小母狗,爽不爽,是不是欠肏。打的你爽不爽。陈娜嘴边留出口水来不及擦回答:我是老公的母狗~骚…母狗…欠肏的母狗…随便…啊让老公操…老公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… 今天操你操的爽不爽,以后都这么肏行不行?陈娜无力的回答:好,老公以后天天这么肏我~天天骑母马,肏骚母狗的屄。随时随地的肏我~啊……我又来了…啊…老公使劲…使劲…肏母狗…我是主人的母马…当听到主人的时候我停顿了一下。没想到今天意外收获确实不少。别人说在床上不能因为爱惜女人而放不开手脚这句话非常赞同啊!陈娜感觉我停顿了马上又喊到:老公~别停~使劲肏我…使劲肏骚母狗…我是…我是主人的母马,我是主人的骚…骚母狗…主人时间插我… 听到这么淫荡的话我也不想控制了。昨天喝多了,今天又没吃早餐我也累了。我次次顶到花心。又肏了五分钟,感受到陈娜阴道喷发的阴精,我也把我的子孙喷射了出去。
【完】